首页 当代文学 经典名著 我们约会吧(丘比特来电)

我们约会吧(丘比特来电)

  办公桌的角落摆着几幅镜框,它们一度是所有新人前来报道时最先感受到的下马威军团。在上面,盛蓉和省部级领导人握过手,和华语乐坛的天王们合过影,和叱咤国内票房的大腕儿级导演们座谈过所以她已经压根儿想不起来,是从哪天开始,和恋人的合影在这中间偷偷地消失了,随后宛如灭绝的物种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她在这排境框里完成了一个女强人的进化,她虽然化着妆却不是为悦己者而容。

  传来了敲门声。

  盛蓉缓慢地按着太阳穴,进来。

  李枫林与珍妮前后走入,两人站在盛蓉面前,没有急于落座,盛姐,你找我们?

  嗯,盛蓉撑着右侧的下巴,嘉宾的部分,落实得怎样了?

  其实不用问,单从珍妮当即僵硬的脸色,也能推测接下来听到的绝不会是好消息,

  确实和我们预想的一样不太顺利。几乎所有人都对参加相亲节目非常排斥。她朝李枫林暗示性地看一眼,那份名单仍然是象征意义大于可操作性

  不过男生有些着急地想要为自己辩解。

  盛蓉没有理会下属间的纷争,直接转向珍妮,你不必去质疑人选名单,既然这是我们已定的内容,你的工作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落实。

  女嘉宾倒是落实了一位,是新晋的选秀节目的红人,莎莎。这个人选是刚刚才敲定的。珍妮忙不迭地补充。

  李枫林从旁插话,我临时想到的,选秀明星应该非常有助于吸引低龄观众吧?

  嗯。可以,盛蓉点着头,青春期的孩子们往往是收视率的灵药。她脑海里回想起导师那句可谓毫无人性的咆哮,对于那番媒体操纵论,全班的女生里似乎只有她一个在感受着与他人一致的抵触时,又在内心泛滥着跃跃欲试的向往,她当时没有对任何人表达过,因为八成会被评价为冷血。不过,又何必提当年呢?眼下无须任何辅助手段,盛蓉在所有人眼里看来早就是个除了冷血外别无其他特质的女强人了。

  还有一个,要命我想不起她平庸的名字了,影视歌三栖的,总之她的经纪人表示了,很有兴趣,因为正好也能配合她宣传新电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还差一个女嘉宾的人选有点儿困难,之前联系了撒旦卓玛小姐,但她最近一直徘徊在海拔4000米到4800米以上的高原进行公益演出,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下不来了。明星们大都是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通告在身,时间上难凑,而且很多人对上电视相亲比较排斥

  之前我就提醒过了吧?盛蓉打断珍妮,这次特别节目的关键在于前期准备,而前期准备中的关键就在于说服对方这一点,很困难,可你们要想一切办法克服。那么男嘉宾呢?

  男嘉宾吗?珍妮面露难色,目前还一位也没有敲定。

  盛蓉从她最擅长的那个角度斜斜地看着珍妮,到此便无须过多言语,与她合作过的每个人都明白这代表并无非不想将刻薄和责难化成言语,但是一个严厉的眼神就已足够。

  珍妮当即吞吞吐吐地搅起两根手指,其实,高梵的经纪人对我们的节目很有兴趣的,就是高梵本人,那种艺术家脾气上来了而且,陆嘉森我已经接触过,不是没有希望,我是想,慢慢来

  什么叫不是没希望?你是第一天来上班么?盛蓉的语调不高,每个字都落在寻常的分贝里,却令她的诘问听来更加令人不安,高梵和陆嘉森这两个人里,你至少给我约到一个过来,否则你的人生就会变成没希望,明白么?

  明白。珍妮脸上这副服从和同时由角落泄露的不满已经是盛蓉最熟悉不过的了,但对于她的这几年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做出成功的作品,下属们没准儿在生日蜡烛前虔诚地祈愿咒她永远嫁不出去。虽然盛蓉从心眼儿里觉得,不用依赖下属们的一臂之力,她也能轻而易举地实现这个目标,他们不如计划一些更新鲜的真正需要借助神力的诅咒。

  还站在这里干吗?马上出去继续打电话约人啊。她对珍妮发话。

  嗯珍妮的脸色愈显艰难,不过眼下我们还缺少一位女嘉宾人选,李枫林的建议是由盛姐你顶上。

  总算有了开口的机会,李枫林却不明白自己释放了一个怎样的怪兽,我觉得盛姐你很适合。

  好像从眼睛开始,如同一个钟表的走针,一环推动一环,盛蓉听见从眼睛扩散下去的力量,在她胸口撞出一阵迷腾的烟雾后返回脸上,她的神色复杂了几秒后终于确定为愤怒,什么?她朝椅背重重靠过去,抬着头充满压迫感地瞪着李枫林,吐字也变得异常清晰,好,你说说看,你浑身上下哪只眼睛看出我适合了?

  然而这个新来的男生是在闪避她气势凌人的反问么?可他的跑题实在有些笨拙,我也没有浑身上下我就脸上两只眼睛。

  那你睁大两只眼睛,看看我哪里适合了。重复到第二次,盛蓉也觉得自己的魄力无端消失了三成。

  而李枫林诚恳又焦虑地连连冲她摇头,同时加入手的姿势,使他的脸色也在这番如同划桨般的运动里泛红了,请不要误会,真的请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并不是李枫林尴尬地顿住声音,在我看来,你一直是业界翘楚,也享有盛名,所以很符合我们这次邀请名人做嘉宾的主题。真的,我绝没有因为你一直单身

  他好像频繁地咬住了舌头似的,卡在嘴上的痛楚感让男生看来带出几分可怜,盛蓉心里原先的不忿终究升不到高处,退去一半,行了。这事让我想想再说。她又想起来,对了,先前那位沈铭辉,就由我来联系吧。

  珍妮如释重负地赶紧点头,欸?真的?好啊,那太好了,你亲自出马的话

  ****

  如果要问小刘目前最感兴趣的人是谁,那他一定会想也不想地蹦出三个字:沈铭辉。

  身为一个司机(男),对自己的老板(男)如此感兴趣固然有些荒唐。但这也怪不得小刘,毕竟好奇心是人类的天性,在面对那一长串跨国企业SA集团的董事长连续五年入选全球福布斯榜单前十登上过《时代》杂志是去年全球20最佳位经理人中唯一入选的华人的闪亮头衔,即便小刘的性取向再正常、睾丸素再旺盛,也还是忍不住要让自己的小心肝蹦上一蹦。哎那个哟!

  各种大牌、各种神秘、各种想不通在小刘眼里,沈铭辉就是这样一个集各种与各种的传奇。譬如刚才,本来是载他去公司开会的,结果开到一半就被对方要求掉头到体育馆看画展。这也就算了,关键这个画展根本还在筹备阶段,墙上的画加起来用一只手就能数完。天知道有什么好看的相比起和画里那些颜色块块大眼瞪小眼,思考沈铭辉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在小刘心目中还要更有意思得多。

  是啊。为什么呢?拥有这样的华丽履历,面对海潮般的狂蜂浪蝶,却还依旧能守身如玉地活成一个三十八岁的钻石王老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

  最有可能的那个原因小刘不是没怀疑过。但有时候看着却又着实不像。譬如现在,小刘朝身旁瞄了一眼,沈铭辉正带着一脸猜不透的微笑讲电话。电话是小刘先前帮他接的,对面的声音虽然有些硬气,但也绝对能分辨出是个女人可以啊,看你有时间就约出来吃个饭聊聊吧。小刘听到沈铭辉这么说。他的语气沉稳而温柔,像是一匹柔软的暗灰色的绒布。

  所以,不管怎么说,是对女人有兴趣的吧?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沈总还没有结婚呢?不自觉问了出来。

  嗯?沈铭辉挂下电话,看向小刘。这是什么问题?

  因为以沈总身家,按一般来看,这个年纪都应该组出一个后宫了吧。小刘紧张地挠着后脑勺,像我,才二十八岁,家里就天天逼我相亲了。

  沈铭辉哈哈了两声。是么?那相到好的对象了没?他不露声色地转移了话题的轨迹。别提了到现在没一个有感觉的。小刘夸张地叹出一口气。过两天又要去了真烦死了。

  那加油啊。沈铭辉笑笑。视线转移回高梵的画上,不再说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