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代文学 经典名著 你爱香草吗

你爱香草吗

你爱香草吗 金河仁 11681 2020-04-17 14:24

  CUSTOM在加里旺山栎树山谷里盘旋向上,溅起点点星光,速度可以跟澳洲土著用的飞去来器媲美。

  经过三陟和桃溪之后是东海市——那个吞并了美丽的墨湖港的东海市,接着横越海边的芒相、原野和山,藏在大海蓝色围裙里的江陵市就出现了。

  凌晨3点41分15秒。

  现在就往湿漉漉的海风濡湿头发、空气中弥漫着海腥味的海边进发还为时过早,玄宰拐向五台山方向,走上一条跟岭东高速路垂直的大道,加快了CUSTOM的速度。

  白头大干山脉像树枝一样向四方伸展着,CUSTOM轻松地沿着山间的险峻起伏忽高忽低,像在冲浪。

  山里漆黑的空气似乎开始撒开了蓝幽幽的网纱,满山透明的树的呼吸汇聚起来,落到柏油路面上,混杂着,猛然间四散飞走了。

  知秀喊得太多了,嗓子哑了。现在该能看到大海了,这个男人却像野兽一样在山间东奔西跑,是在等着自己改变主意放弃计划吗?

  “喂!还远吗?”

  “快到了。”

  如果不走去月精寺和上院寺的岔路,一直往前的话,五台山后面就是鹰伏山,然后就能看到与大海比邻的襄阳郡了。

  “别再绕路了,直接去吧!”

  “……好的。”

  知秀的脸和胸口紧贴在玄宰肌肉紧绷的脊背上,她感受着男人的心跳和呼吸,享受着山林散发出来的弥漫着松香味的清新的空气。

  “真好啊……”

  玄宰的背部跟她胸前的温柔厮磨着,似乎在用汗水交谈,在心和心之间进行那种无言的交流。

  “怎么……口渴吗?”

  “……”

  “这座山顶上有一个24小时卖茶水饮料的山庄,在那儿停会儿好吗?”

  “不,那可是违约啊!”

  “我知道,可是,即使一定要去,也不在乎推迟几天吧?大海总在那儿等着,太平洋对岸的加拿大也总在那儿等着。”

  “不,要是等到天亮,我就再也去不了了。”

  “真的一定要那么做吗?”

  “是的。”

  “……真累呀。”

  “为什么?什么事?”

  “不知道。”

  “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呀?”

  “……”

  玄宰的肩膀抽搐了一下,仿佛在颤抖,他的肌肉的震颤像地震一样撼动了她的心,她打了个寒噤。

  “难道?你?”

  “……”

  “天啊!你要一直跟我走到底?”

  “……”

  “为什么?你只要把我抛进大海里就可以结束工作了啊!第14件要送的东西从一开始就是我,如此而已。”

  “嗯……怎么说呢?我……不知道,不,我很清楚,为什么这么做。”

  “……?”

  “……!”

  “你,爱上我了?”

  “……是的。”

  “难以置信,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呢?你了解我吗?”

  “香草。”

  “嗯?”

  “自从通过你得到了那些香草花盆,我就开始梦想‘跟你在一起’了,虽然很渺茫。”

  “太傻了。”

  “哈哈!是吗?”

  “哈哈!是的。”

  玄宰拐过一个下坡的弯路,经过发源于山腰的小溪、小村庄、晨雾笼罩的道路旁陈旧的公共汽车站,他的双眼被雾气打湿了。他平视前方,拨开夜晚的空气疾驰着,眼角流下的泪珠随风飘走,那凉飕飕的心落到了背后知秀的脸上。

  “喂!我爱的是别人,你死心吧!”

  “我知道。”

  “……”

  “……”

  “你听说过一种叫断肠草的植物吗?”

  “没有,没听说过。”

  “我前生就是那种草,但在区分植物和动物的路口走错了路,你明白吗?”

  “我能感觉到你话中的意思。”

  “是什么?”

  “一旦……无论什么,爱情是命中注定的,是生活的全部,那种命运来临的时候,本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是不是这样?”

  “真难以置信,你怎么能这么明白!难道你的灵魂也是这个科的吗?”

  “哈哈哈!这我倒不知道。”

  “哈哈哈!是的,我觉得你是一棵乔木。我听过体内有渗透压的乔木的声音,现在把脸和耳朵贴到你的背上,就能听到水在脊椎里流动的声音,跟乔木体内那种声音一模一样。”

  “是吗?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很奇特。”

  “你前生一定是棵冷杉或柳杉。”

  “值得期待啊,那现在我们是在返回前生的路上吗?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大海呢?”

  “因为大海跟所有的大陆都联系在一起,甚至包括那些不为人知的土地。不过,我知道,你是个潇洒的男人,只要从摩托车上下来,就能在大地上扎下根活下去,请照我说的做!”

  知秀紧紧抓住如鱼得水般在连续弯路上疾驰的男人的腋下,像要胁迫他答应。玄宰在三岔路口处选择了右边的山路,勇猛快速地向上冲去,到达山顶的时候,他通过后背与知秀前胸的交流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

  “牛脾气!”

  “我就是那样的人。”

  “哈哈哈!”

  “哈哈哈!”

  “别这样,我不喜欢。”

  “我们都不要强迫对方,毕竟都是独立的人。”

  “久违的悲伤害得我心情乱七八糟啊!”

  “对不起。”

  “你……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居然妄想侵入顾客的心中,知道吗?”

  “要说自以为是,恐怕还是你更厉害啊!”

  “为什么跟我比?”

  “为什么把这件事委托给我?”

  “当时觉得你很可信。该死的!”

  “哈哈哈!是对我的工作方式心怀不满吗?你这样想好了,我把你送到另一个世界之后马上就会回来。”

  “是啊,大海表面。”

  “大海里。”

  “那样的话……还不是一样的吗?”

  “虽然是。”

  “……”

  “……”

  玄宰的CUSTOM正在朝着雪岳山疾驰。开始攀登陡峭的弥矢岭的时候,知秀闭着眼睛把脸贴在他背上。

  雾气环绕的雪岳山顶峰若隐若现,树像深绿斑点一样向着塔尖攀登。

  突然,知秀坐直了身体。

  “喂!速度慢点儿。”

  “嗯?啊,是!”

  “再慢点儿。”

  “停下来吗?”

  “不,别停!”

  摩托车降低到相当于散步的速度。

  “可能吗?”

  “什么?”

  “我能不能去你前面跟你面对面坐着?会不会影响你开车?”

  “可以倒是可以……”

  “好,让我们试试,我现在讨厌你的后背了。”

  “哈哈哈!”

  玄宰举起右胳膊,在缓慢的行驶中,知秀在玄宰腰和胳膊的帮助下,从后面平安地转移到油箱和前座上,跟玄宰面对面坐好了。CUSTOM本来就很长,挤着坐的话光坐位上就能坐三个人。

  她的头发在他的眼前飘动,为了不妨碍驾驶,她把脸侧到他的右肩方向,双臂抱着他的后背和腰,两个人自然而然拥抱在一起。

  她稍一转脸,那黑色明亮的眼睛、秀气的鼻梁和敏感的嘴唇就出现在玄宰鼻子前。他感到一阵眩晕,为了不让摩托车坠落到弥矢岭的万丈深渊里,必须有意识地集中精力。

  “这样的姿势是第一次吗?”

  “嗯。”

  “怎么样?心情?”

  “这个嘛……”

  “觉得暧昧吗?没有不高兴吧?”

  “没有,很好。”

  “您知道郑梦周①吧?”

  “嗯?”

  “大儒圃隐郑梦周。”

  “听说过。”

  怎么突然说起那个人了呢?

  “再走不远就能看到大海了吧?”

  “是的。”

  下了弥矢岭之后,经过绵延7公里的一片鲜为人知的海松林,绕过5个S形弯路和一座山,就会出现一片人迹罕至的陡峭的海边悬崖,那上面看得到束草。

  不知道是因为觉得自己十分勇敢,还是觉得姿势别扭,知秀轻声笑起来。

  “那个人!”

  “嗯?”

  “不是死在善竹桥上嘛,被李芳远①派来的人拿铁锤打死的。听说他事先知道死亡就在那儿等着自己,太害怕了,于是倒骑在马上,不加防备地把后脑勺露了出来。”

  “哈哈哈!这么说,你的姿势跟他一样吗?”

  “现在你理解了吧?”

  心里一阵凄凉,朝着悬崖飞起来的时候她该多么害怕啊。玄宰也是一样,因为生与死的分界线就挂在悬崖上空的什么地方,像一层窗户纸一样,也许比窗户纸还要薄。

  知秀抬起头,直视了一下玄宰的双眼。水汽,从心底深处冒出来的水汽在他的双眼里闪烁着光芒。

  他羞红了脸。

  知秀微微一笑,他也露出跟她一样凄美的微笑。

  知秀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温柔地抱着他,他的心里刮起一阵暴风,高大的冷杉哭泣了。

  “加速吧。”

  摩托车的心脏咣咣地跳动着,往弥矢岭下冲去。知秀的手温柔地抚摸着玄宰的背、胳膊、胸口和肩,手指似乎诉说着什么。是因为害怕吧?肯定怕极了。她的手抚摸他的脸的时候,眼泪打湿了手指。

  别哭,为了我!我们走进的那扇门每个人迟早都要走进去,只是我们不是被拉进去,而是哗啦一下打开门自己走进去的。所以,别哭!因为有你相送,我感到我的生命在这个瞬间怒放了,感到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人是值得思念的。千万,千万不要哭!你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

  知秀闭上眼睛,把嘴唇贴在他的下巴上,贴在他倔强的脖子和胸前,然后是他的脸、嘴唇,那透着湿润的血色的唇,时而像火山一样炽热,时而像冰块一样寒冷。双唇相触的时间里,松林吹来的风被甩在了后面,湿漉漉的海风从树林那边的山间低低地吹过来。

  “还有多远?”

  “10分钟。”

  呼吸变得急促。知秀在速度面前挣扎着,强度一点儿一点儿加大。为了忘记迫在眉睫的危机,她像花瓣飘落一样挥洒着自己的热情。

  啊……

  她热切地注视着他,两个人的视线相交了,像接地的电线一样迸发出火花。

  她抱住他的脖子,狂野的嘴唇似乎要撕裂他吞下去。在她呼吸的风暴中,玄宰觉得自己仿佛被吸进了一个黑洞里,只有眼睛还悬在空中,估摸着摩托车的速度和方向。

  “停一下好吗?只停5分钟。”

  “不,不要,继续走!”

  “我……我也想要你。”

  “好,把你……把你交给我吧。”

  布撕裂的“哧啦”声像惊雷一样劈开了头顶上的天空,知秀一下子扯掉了自己的吊带上衣和短裙,她的身体一丝不挂地展露出来,被凌晨的气息包围着的白皙肌肤上突然散发出海草的味道,她的肌肤像水中漂动的海藻一样轻柔地涌动着,她的长发像裙带菜一样缠绕在他项间。

  他的白T恤衫也随风飘走了,她在他赤裸的身上印下了无数的唇印。

  火花的嘴唇和呼吸,他的皮肤像薄薄的铝箔一样跳动着,心脏在火焰般的舌尖炙烤下抖动着。

  是爱情吗?爱你?爱我?爱死亡?爱生活?是因为爱得热烈吗?是因为害怕吗?怕得睁不开眼睛不停流着泪,才希望这样打开自己跟对方融为一体吗?似乎把你身体中孕育的黑暗、你精神中积存的黑暗赶跑了,把你身体里储存的所有悲伤和快乐扔到了凌晨的风中,轻松地对一切说再见。

  眼皮微微颤动着,那火热地燃烧着、把漆黑和狂暴的世界带来的恐惧付之一炬的,分明就是爱情,是不是?

  知秀替玄宰解开腰带,他的双眼燃烧成一片血红,大滴的泪夺眶而出。

  穿出松树林的时候,玄宰闻到了浓烈的松香。

  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穿透她的身体,进入熔岩一样滚烫的她的体内的瞬间,玄宰全身猛烈地摇晃起来,但他仍然奇迹般地控制住摩托车,笔直向前。

  知秀十指交叉紧搂着他,像攀援植物一样挂在他强壮的肩上,从他的身体像子弹一样穿透自己那一瞬间开始,脖子用力向后仰过去。

  摩托车迅速向着山顶攀登,沉浸在凌晨气息中的大海翻动着巨大的背和腹部,躺在眼前。

  “到了吗?”

  “嗯,到头了。”

  “原谅我!”

  “我要谢谢你。”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

  一拐过弯,就重新看到了尖锐突出的悬崖尽头。她感觉到他全身像满弓一样紧绷着,就用双腿和双臂紧紧抱住他,似乎要挤得他爆炸,又疯狂地找到他的嘴唇,用力吮吸着。

  爱你……

  在自己的舌被她打着旋涡的舌卷进去之前,玄宰把这句话送进了她的喉咙,然后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瞪着这个世界尽头的界线,用尽全力拧动了手把,他的力量足以使速度和冲力达到极限。

  摩托车绷紧全身的钢筋铁骨,迅速响应玄宰的指令,以最大的弹力冲了出去。

  飞吧!像鸟一样,CUSTOM!谢谢,CUSTOM!

  我们本来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们的生活全部由一鼓作气的疾驰构成,这样的结局是早就注定了的。

  嗬!

  时速230的摩托车冲出悬崖的刹那间,大海、凌晨和大气都似乎吓得脸色泛白,呆住了。

  摩托车带着融为一体的他和她,闪耀着银色的光芒,飞向悬崖上方几米高的地方。就在那一瞬间,玄宰的身体在知秀体内化为无数银色碎片,爆发开来,啊!知秀体内被无数银色碎片击中,她轻柔地松开了原本像攀援植物一样紧紧吸附在玄宰身上的十指,两个人分了开来。

  灰色大海吃了一惊,绷起波涛的肌肉,涌动着……

  花瓣从摩托车上落下来,在风中飘舞。

  凌晨,4点57分47秒!

  操纵世界的时间的巨大轮盘——像时针一样的玄宰,像分针一样的CUSTOM,像秒针一样美得耀眼的知秀!

  (全文完)

  ①郑梦周(1337~1392),韩国高丽时期的性理学者,号圃隐,因图谋除去李成桂势力,被李芳远(太宗)派人在善竹桥杀害。——译者注。

  ①朝鲜朝第三代王太宗(1400~1418在位)讳芳远。——译者注。

  →金河仁所有作品、在线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